科技创新

什么卡住了农机科技创新的脖子

听到连一个猪食槽都要从国外进口,长期从事农业机械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罗锡文很震惊。而这也正是我国农机科技创新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,即如何由种植业向养殖业全面机械化发展。
  传统观念上的农业机械化多是粮食作物,但现在需要转变观念,“要坚持全程全面机械化同步推进”。罗锡文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,现在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。
  今年两院院士大会上,罗锡文对习近平总书记说的“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的”这句话,印象特别深刻,感触颇深。经过前期调研,罗锡文与有关专家提出了我国农机科技创新的“三步走”战略目标、两项发展原则和三项重点任务。
  正确认识差距
  2004年是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历史上重要的一年。这一年,全国人大颁布《农业机械化促进法》,正式启动农机购置补贴政策。
  2004年以来,我国农业机械化快速发展,成就显著。罗锡文将我国农机化取得的主要成就总结为4个方面,分别是农机装备总量增加、结构优化;农机作业水平大幅提高;农机社会化服务蓬勃发展;带动农机工业振兴发展。
  以农机社会化服务为例,截至2016年底,全国农机化作业服务专业户和农机合作社等各类服务组织分别超过505万个和6.3万个,涌现出一大批懂技术、会操作、善经营的农机能手,农机合作社完成作业服务面积70.5亿亩,农机化经营总收入达到5388亿元,利润总额达到2066亿元。
  在罗锡文看来,农机社会化服务已成为农业社会化服务的突出亮点,缓解了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对农业生产带来的影响,提高了农业集约化水平和组织化程度。
  在总结我国农业机械化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同时,还应清楚地看到,与发达国家相比,我国农业机械化还有差距,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,如农业机械化水平。
  根据农业农村部统计,2016年我国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为65.2%。虽说是重大进步,但罗锡文表示,“这里统计的农作物不是所有的农作物,也没包括农业生产的所有环节”。
  而发达国家大都在上个世纪就实现了全面机械化。罗锡文举例说,美国是1954年,法国是1970年,日本是1982年。
  除此之外,我国农机装备制造水平、产品可靠性、农机作业效率等,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也比较明显。如农机装备制造水平,拖拉机和收获机是两种代表农业机械设计和制造水平的典型产品,对照美国,差距显而易见。
  以拖拉机为例,美国从1970年开始采用动力换挡技术,我国是2014年,落后44年;美国在1961年开始采用闭心式液压系统,我国是2010年,落后49年;美国1980年生产了250马力拖拉机,我国是2015年,落后35年。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