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破解农机跨区作业陷困局 拓宽“走出去”领域

多年实践证明,利用农作物耕种收获的时间差、地域差,组织开展大范围跨行政区域的农机作业,对于提升全市农机化水平、提高农民收入、减轻农民劳动强度、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  一边是国家购机补贴拉动农机保有量迅速增长,一边是大量农机遭遇作业拐点,订单少,赢利难。农机不跨区作业,使用率低,收回投资更不易。农机服务社会化如何破解困局,跨区作业,怎样“跨”得更远?
破解农机跨区作业陷困局 拓宽“走出去”领域
  “麦收时候最担心下雨。往年我们5月5日开赴重庆,今年朋友去打前站,赶上下雨,只能坐等天晴。”9日下午,盐城市盐都区勇睿农机专业合作社里,理事长成孝勇轻声慨叹:今年开局不算好。
  跨区当谨慎,有人亏本有人大赚
  成孝勇盼着重庆的晴天,射阳县为民农机合作社理事长陈洪荣同样心急如焚,他希望河北唐山的冷空气早点过境:“冷空气走了才能插秧,当地人说还要等两天。20台插秧机,推迟两天少挣10万元。”在唐山市曹妃甸区33万亩农场内,有2万多亩秧田等着他们栽插。
  “这两年,农机多了,成本高了,再遇上雨天,弄不好还亏本。”成孝勇认为“跨区要谨慎”。盐都区张庄街道机手成顶松对此也深有感触。前年,成顶松单枪匹马去安徽收割水稻20天,收完这块田不知下一块田在哪里。后来又遇下雨,无法干活,但租来运送收割机的卡车租金要交,驾驶员工资要开,忙到最后还倒贴7000元。
  “没订单只能乱跑,越跑越亏。”为民合作社眼下的订单做不完,曹妃甸2万亩秧田外,还有一单也有上万亩田。副理事长徐鹏说,为完成跨区订单,他们不得不把射阳本地的订单送给别人。“去年,合作社16台插秧机在唐山赚了一笔,20天净利润50多万元。”
  “1998年到2005年最红火,单机一年挣10多万元,现在利润空间小了,许多机手都不愿出去。”谈起跨区的心理价位,陈洪荣说一台机一年至少要挣回7万元,跨区才合算。“不然20多万元的机器,四五年收不回投资,就划不来。”
  每年几个月长途跋涉,是“麦客”艰苦生活的写照。盐都区尚庄镇曾是我省出了名的农机跨区作业镇,镇农机站站长宗新记得,上世纪末,全镇就有200多台收割机浩浩荡荡开赴千里之外。不过,许多“麦客”掘金之后便改了行,做起彩钢瓦、夹芯板生意。“跨区作业太辛苦,加上挣得比以前少了,全镇如今跨区作业的也就几十台机器。”
  农机趋饱和,“跨出去”越来越难
  “随着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实施,许多地方农机数量趋于饱和,直接导致跨区作业效益降低。”省农机局生产管理处处长王云刚认为。在射阳,仅拖拉机每年就新增500多台,最多一年增加近1000台。爆发性增长让农机“跨出去”越来越难。“去年全省跨区作业农机6万多台,今年已发放跨区作业证3万多张,预计总数较去年有所下降。”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编辑推荐